站內搜索

        
聯系我們
山西金冠同力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銷售電話:0351-8720648
傳真:0351-8720650
聯系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南內環街98-2號財富大廈1016室

 

 

新聞中心

字號:   

VMware和Docker的雙城記

作者:Susan Hall來源:The New Stack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6-08-30 17:42

河北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www.wmgtrl.com.cn 摘要:VMware已經開始積擁抱Docker,2014年的VMworld大會上,VMware宣布了和Docker的合作及相關計劃。Docker到底對虛擬化產生了哪些影響?VMware還有哪些應對措施?Docker和傳統虛擬化技術是否會繼續共存?

【譯序】譯者之前在《Docker到底影響了什么?》一文中曾經分享過關于Docker對方方面面可能產生的影響的個人觀點,其中涉及了Docker對傳統虛擬化的影響。日前,發現一篇博文,中有若干IT人士對于Docker和傳統虛擬化的看法,不敢言所見略同,姑妄譯之,大家姑妄讀之。以下為譯文:

像其他廠家一樣,VMware已經開始積擁抱Docker。2014年夏天的VMworld大會上,VMware宣布了和Docker公司的合作伙伴關系及相關計劃。

與此同時,Docker仍在不斷演進發展。2014年12月的DockerCon上,Docker發布了容器編排產品,并不斷致力于減少上層應用對底層架構的依賴。

Docker公司的產品VP Scott Johnston,曾這樣描述這個容器編排產品:“你將不再需要各種單獨的IT管理工具,來分別實現管理、部署、監控和擴容等功能,所有這些IT相關的功能,現在可以在整個企業內得到一致的統一實現”。

類似的,谷歌、微軟、IBM 和其他主要廠商也在躍躍欲試,同時隨著容器在更多的虛擬機上運行,這可能會減少企業對傳統虛擬機的潛在需求,進而可能威脅到VMware的核心業務——但VMware已開始未雨綢繆。

VMware副總裁兼Cloud-Native的CTO Kit Colbert認為:“Docker在降低IT復雜度,為IT人員提供簡單性和靈活性方面取得了顯著成績,很多IT人士為此感到激動。而VMware也在致力于如何讓大家真正享受到Docker帶來的簡單與靈活,并且確保Docker能夠更好地工作在客戶的生產環境。”

威脅倒底有多大

IDC研究經理Gary Chen認為,Docker并不代表容器技術本身,Docker主要是提供了一種IT人員使用的容器封裝技術。但不同于VMware的vSphere,Docker并沒有一個很好的集成管理工具,這意味著目前Docker并不構成對VMware的直接威脅。但如果Docker更好的整合自身能力,并提供用戶相較傳統虛擬機更高的效率,對VMware將會構成威脅。

目前,Docker的快速推廣已經讓多云平臺(Multiple clouds)的容器部署和管理變得更快和更容易。但相較于各虛擬化廠家多向用戶強調自身產品和方案更成熟、更安全、更可管理,Docker在安全方面臨更多審視目光。雖然如此,但Gartner 在最近的報告中只是說Docker在安全方面"不成熟",同時Gartner也強調,即便在傳統Hypervisor之上運行容器,對安全性也不會有更多的幫忙。

HashiCorp創始人Hashimoto(也是Vagrant的作者)認為傳統VM并不會就此消失:“實際上,我并不認為Docker對VMware是一種顛覆,或者會完全替代VMware,但它可能會使VMware慢慢邊緣化。”在談及VMware使用場景時,Hashimoto說:“人們將會采用容器,但就我所見,虛擬機仍會廣泛存在,二者會長期共存。”

VMware的努力

與此同時,VMware也在努力為客戶提供盡可能好的容器使用體驗。Kit Colbert指出VMware自14年夏天就已經開始為此而努力,具體包括:

為幫助Docker構建一個真正可擴展的系統,在VMware產品中對同Docker相關部分,如網絡、存儲都做了增強和優化;

在vSphere,vCloud Air和vFusion中增加對Docker Machine的支持,用于支持在各種不同的環境和主機上快速啟動應用;

通過擴展BDE(Big Data Extensions)技術對Mesos和Kubernetes的支持,讓vSphere的容器集群調度更輕松。

Kit Colbert說:“在上述過程中,我們fork了一個項目,叫做Fargo,它可以克隆一個正在運行中的VM。這項技術脫胎于桌面虛擬化,目前正在測試過程中。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。”

“我們現在專注于提供最好的IT基礎設施。計算虛擬化,網絡虛擬化,存儲技術等,Docker提供的是一種很好的管理應用程序、調配資源的方法,但除此之外,現實的情況是,你仍然需要為這些應用程序提供IT基礎設施。軟件不能在軟件上運行。”他認為,Docker和VMware目前各自的努力與改進其實是互補的。

“真正令我們興奮的是我們有潛力做到更高水平的IT自動化。軟件定義數據中心的概念我們已經談論了很久,IT基礎設施的關鍵要素、SLA等都可以通過軟件甚至API來定義。所以,我們希望用戶可以說‘這些是我的應用需要的SLA,只要可以滿足這些SLA,我不會過多的管理IT基礎設施,因為這一切都是自動化的’。我們認為這是很棒的。”

未來會怎樣

CohesiveFT的CTO Chris Swan,看到了Fargo項目的潛力,即Fargo項目可以兼具Docker和VM的長處——它既可以提供類似容器的輕量級虛擬化,還可以使用各種Docker容器管理工具,同時還可以兼具類似VMware產品的安全性和可管理性。Swan還指出,目前市場上出現的一些基于Kubernetes的服務,其背后仍然使用虛擬機來承載容器。

Swan說:“目前還沒有大的公有云平臺發布基于容器的服務,所以你需要關注一些新進入者,比如說Giant Swarm,看看將會有什么事情發生。”

Swan認為,VMware其實致力于在企業現有的VMware環境,和新的公有云環境之間提供一種融合的方案。Hashimoto也認為VMware正在走一條正確的道路,Hashimoto還提到了CoreOS的Rocket,Hashimoto認為:“短期內,容器虛擬化技術同其他技術整合集成是當下最好的解決方案。但我期待能盡快看到容器虛擬化技術的快速發展、大量應用。”

“短期內,至少在公開場合,VMware能做的就是盡力確保他們的Hypervisor和虛擬機管理工具是最好的。也許私下里,他們也在嘗試創建自己的容器方案——當然這僅僅是猜測,但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壞主意,“Hashimoto說。

IDC分析經理Chen認為,截至目前,VMware的反應都是正面的、善意的。“他們正在嘗試擁抱Docker這樣新的、甚至有些顛覆性的技術,這比直接忽略或者直接否定Docker好的多。當然,VMware這樣做可以說是大勢所趨,當然也有刻意宣傳的部分”。

Chen也提到:“從容器技術未來發展來看,VMware也許將不得不圍繞Docker展開更多的策劃與部署。除了現在已經和Docker達成合作伙伴關系之外,他們也可能會開發自己的容器產品,并展開周邊的工作。”

他們必需仔細評估現在是否已經到了容器和傳統虛擬機的交叉路口。

“VMware并不擁有自己的操作系統。它一直和一些擁有虛擬化技術和Hypervisors的操作系統廠商競爭。實際上容器技術的本質上更多是基于操作系統實現的,是操作系統級別的。所以如果他們想擁有自己容器技術,他們可能必須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統”,Chen說。

Swan也指出盡管目前Docker炙手可熱,但它仍然處于起步階段,而企業更多是趨向保守,期望規避風險的。“我認為Docker如此的飛速發展某種程度上會影響Docker在企業中的應用與普及。企業可能更多希望將Docker部署到生產環境中前,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成熟穩定。但我認為企業未來仍會繼續積嘗試Docker”。

譯者總結

俗套的講,像其他各種新技術一樣,Docker和傳統虛擬化技術也許會在一段時間內共存,在各自不斷發展的同時并互相影響融合?;?ldquo;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”,或“各領風騷三五年”,這都是世間常態。但無論怎樣,創業公司總還是能夠找一片雪,找一個坡道,堆一個雪球了。

所屬類別: 行業動態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